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
老祖宗留下個人愛人

——大型民族舞劇《蘭花花》觀后

文章來源:《中國藝術報》 作者:朱小松 時間:2019年12月12日 字體:

在剛剛落幕的2019江蘇省紫金文化藝術節上,一臺由中國東方歌舞團創演的大型民族舞劇《蘭花花》,給江蘇觀眾帶來了意外的驚喜。凄美的愛情故事、濃郁的陜北風情、如夢如詩的舞臺呈現,讓人們流連忘返。此前,蘭花花的故事曾被演繹成不同的舞劇版本,但中國東方歌舞團推出的這個版本,可謂精致地道,仿佛是一幅陜北高原的風情畫,舞、歌、劇渾然一體。

這部劇故事講述喜聞樂見。蘭花花的悲情故事,在中國可謂家喻戶曉。該舞劇采用中國老百姓能夠看得懂的表現形式,即:由故事主人公之一的楊五娃作為講述人,用倒敘的形式,通過“相戀”“美夢”“鬧婚”“殞命”四場戲,加上序曲、尾聲,將蘭花花的愛情悲劇始末,一一呈現在人們的面前。正如魯迅先生所言:“悲劇是將人生的有價值的東西毀滅給人看”。同時,老年楊五娃還不時穿越到當年的故事情境中去,造成時空交錯、亦真亦幻、物是人非的藝術效果。

這部劇故事情節跌宕起伏。故事開始于蘭花花與楊五娃兩情相悅、情深意篤,眼看要成其好事,偏遇周老財教唆媒婆橫刀奪愛,強嫁給周老財的幼年兒子。誰曾想劇情發生突變,周老財之子在婚禮上意外死亡,蘭花花與楊五娃重燃幸福希望。緊接著周老財又施出毒計,用冥婚讓蘭花花再陷絕境。由于媒婆擔心鬼魂附體,良心發現,放出蘭花花與楊五娃團圓。眼看逃出“狼窩”的兩人要重新花好月圓,蘭花花卻誤食有毒的白面饃饃,而命喪黃河邊。懸念一個接著一個,極強的戲劇性扣人心弦。

這部劇舞蹈語匯土洋結合。舞劇的成功,首先是舞蹈的成功。蘭花花的故事誕生在陜北高原,濃郁的地域風情養育了這里的男女老少和山川魂靈。舞劇中的群舞部分,大量采用了當地中國傳統的民族民間舞蹈語匯并汲取陜北剪紙、皮影戲等人物造型。比如:羊皮扇鼓舞雄渾熱烈、腰鼓大秧歌奔放灑脫、紅綢舞喜氣逼人、婆姨群舞夸張有趣、板凳舞靈活幽默、鬼舞陰森恐怖、羊舞乖巧可愛等等,營造出中國故事和西部高原豐富多彩的人文背景。單人舞、雙人舞部分,男女主角個性張揚、收放自如、配合默契。該劇堅持多元一體的特性,在展現本土特色的同時,吸收了芭蕾舞、現代舞的一些元素,以適應人物塑造需要和現代觀眾的審美需求。

這部劇人物塑造有創新,不臉譜化。媒婆在一些反映舊社會題材的戲里,往往是見利忘義、助紂為虐、一壞到底的人物形象。而在這部劇里,卻刻畫得比較豐滿。一方面,她見錢眼開,是拆散蘭花花與楊五娃美好愛情的主要幫兇;另一方面,她在戲的后半部分,面對周老財冥婚的毒計,又自感罪孽深重,加上中國民間因果報應造成的心理壓力,迫使她放出深陷磨難之中的蘭花花,以求贖罪。這讓筆者不禁想起《水滸傳》里那個幫助西門慶草驗被毒死的武大郎,又悄悄地留下罪證的何九叔。再就是舞劇《蘭花花》對貧窮愚昧的村民大眾的細致刻畫,可謂入木三分。他們既是迎春社火的歡舞者,對蘭楊愛情羨慕又憧憬,又是愛情悲劇冷漠的旁觀者和殘忍舊俗麻木的維護者。

這部劇故事具有意境的想象之美和詩化之美。盡管蘭花花的故事有真實的原型,屬于現實主義題材,但要搬上聲光電的大舞臺,必須要經過編導人員的精心構思、幾度創作,不能缺少浪漫主義這一“藝術女神”的點睛之筆。該劇編劇夏征宇告訴筆者:“蘭花花是一種花,一種平凡樸素而又淡雅無名的小蘭花;蘭花花也是一首歌,一首凄美動人而又震撼心靈的民歌;蘭花花又是一個人,一個美麗善良而又堅強勇敢的女人……”正是基于這樣一種人、花、歌、舞多體合一的創作理念,大型民族舞劇《蘭花花》才顯得格外美麗動人。該劇還運用蒙太奇的藝術思維與寫意的藝術形式,營造出分割演區的具體情境,讓故事和表演更有層次感和立體效果。

同時,多段原汁原味的信天游吟唱在每場戲中的穿插反復,揭示出男女主人公復雜細膩的內心世界。民歌《蘭花花》作為音樂主題反復出現,渲染了蘭楊愛情的悲劇色彩和多舛基調。那個作為道具在觀眾視線里忽大忽小的陜北剪紙,象征著陜北姑娘的心靈手巧和惹人憐愛;那個飄來飄去、不斷出現的“紅蓋頭”,象征著蘭花花駕馭不了的個人命運,它一會兒藏在楊五娃的懷里,一會兒變到蘭花花的頭上,一會兒又落入周老財兒子的手里,最后又從楊五娃的手里蓋在蘭花花的頭上,意味著蘭花花香消玉殞。又比如第二場是楊五娃羊群里“做夢娶媳婦”,既符合勞苦大眾對美好生活的憧憬和向往,又強化了舞劇即詩劇的藝術之美。其中的人羊共舞,寓意著人與羊之間的善良互通和美好向往,還為楊五娃這個窮人愛情很難實現,“狼”即將來了埋下了伏筆。

當然,該劇也存在可以商榷之處。比如演員背后的大屏幕,劇前劇后出現的字幕,對舞劇的主題有提示和引導作用,卻又束縛了觀眾們的想象力和思考判斷力。因為在每一個觀眾心里,都有一個自己理解的“蘭花花”。又如第二場“美夢”中,有一段楊五娃與蘭花花因媒婆上門引起誤解,由于蘭花花的真心和執著,冰釋前嫌,舞蹈跳得比較拘謹,其實可以表現得更加有趣一些。如果楊五娃除了英俊純樸之外,再加上點“撩妹”的技能,更能證明蘭花花沒有愛錯人。再比如在服裝設計上,楊五娃與其他青年農民打扮上沒有明顯的差別,不如蘭花花的服飾來得醒目。

“六月的日頭臘月的風,老祖宗留下個人愛人……”雖然蘭花花是一曲愛情的悲歌,但她不畏權勢、不計代價,為了愛情飛蛾撲火般的執著堅定,至今令觀眾感動。探尋大型民族舞劇《蘭花花》的當代意義,筆者以為正如陜北民歌里唱出的那句:“老祖宗留下個人愛人”,而不是人恨人、人欺人、人騙人。怎樣使人活得更有人樣,更有人味,更有尊嚴,更有自由,更充滿安全感和幸福感,是當下追求美好生活的人們應該思考的問題。


[添加收藏] [打印文章] [關閉窗口]
分享到: 更多

相關文章

   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!
吃鸡国际服 1分快3软件下载 拾盘怎么赚钱 广西快乐10分彩 极速快3 中顺qka棋牌游戏大厅 黑龙江体彩61开奖结果 曾道长二肖中特网 快乐十分天津走势图今天 英雄联盟客服电话 广东快乐十分前组遗漏数据 西游记之四海龙王捕鱼攻略 dota2比分网 秒速时时彩开奖走势 指尖山西麻将 浙江20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pc蛋蛋28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