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
“我打心眼里感謝中國文聯”

文章來源:《中國藝術報》 作者:趙志偉 時間:2019年06月16日 字體:

“我打心眼里感謝中國文聯”

——專訪中國文聯榮譽委員、中國曲協名譽主席、著名評書表演藝術家劉蘭芳

劉蘭芳在其從藝60周年暨《岳飛傳》播出40周年專場演出現場表演精彩節目

劉蘭芳從藝60周年暨《岳飛傳》播出40周年座談會和專場演出不久前剛剛結束,今年75歲的劉蘭芳隨即奔赴山西參加另一項活動,5月29日回京 短暫停歇兩天,馬上又要啟程,后面還有一系列的演出,熱愛她的老少粉絲們還在翹首企盼……“我是得益于改革開放才有今天的榮譽,更感謝中國文聯、中國曲協 多年來對我的支持與厚愛。”回顧一甲子的從藝生涯,劉蘭芳說自己打心眼里感謝中國文聯在培養新人、提拔新人上的努力和貢獻。

“我是中國文聯、中國曲協培養的干部”

“我是1959年加入的鞍山曲藝團,只有十幾歲,當時就知道說書,雖然也學習毛主席《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》等,甚至有些地方都能倒背如 流,但是要說真正開闊視野走出去是在1963年。”劉蘭芳清楚地記得,那一年,中國曲藝工作者協會(中國曲藝家協會的前身)的領導陶鈍前來參加遼寧省新書 好書座談會,同時觀摩演出的新節目,“當時我還小,唱了一段東北大鼓《姑嫂救親人》,講述抗日戰爭時期姑嫂救傷員的故事。那時是到沈陽參加演出,演出之后 聆聽陶鈍同志的發言,同時也開闊了視野。當時我沒那么高知名度,算是年輕的后起之秀。”

“文革”期間,曲藝事業備受摧殘。直到1972年,劉蘭芳才又開始說演故事,從《紅心巧手拉單晶》開始,“結果我一演就紅了。你想,我有15年 的表演基礎,要說個小段,能不好嗎?”此后,得益于改革開放的春風,劉蘭芳先后在廣播電臺錄了《海島女民兵》《閃閃的紅星》等多部評書,“是改革開放的春 風把我再次推上舞臺,我才有了名氣。”

等到1979年,劉蘭芳播講的評書《岳飛傳》幾乎一夜之間火遍大江南北。“當時是百家電臺同時播出,不管是天山腳下還是漠河、廣州,我還到過云 南思茅演出。”劉蘭芳回憶說,中國文聯、中國曲協知道這個事后,就派人到遼寧,“先到鞍山來考察,他們工作做得很實,就是要看看我演得如何,結果我一演 完,又滿場了,他們很滿意。之后中國曲協就決定,把我調到北京進行示范演出,同時開座談會。”

此前,從未進京演出過的劉蘭芳,先是到北京示范演出三場,結果又是場場爆滿,隨后召開座談會,在京的曲藝名家、評論家以及研究宋史的專家悉數到 場,“大家提了不少的建議和意見,對我來說終生受用。”劉蘭芳記得,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、時任中國曲協副主席的侯寶林,著名京韻大鼓表演藝術家、之后擔任 過中國曲協主席的駱玉笙等,都給予她很大的鼓勵。“然后,我又到了南京做示范演出、開座談會,完了到杭州,后來到上海,到哪兒都有老藝術家陪我演出。上海 之后,我的評書藝術才暢通大江南北,人們說我是‘全國糧票’,也就這么得來的。這是我沒調到中國曲協工作之前,中國文聯、中國曲協對我的培養和支持,一輩 子忘不了。”劉蘭芳動情地說。

上戰場,經受血與火的考驗

“中國文聯、中國曲協為了栽培我,還通過陶鈍同志寫了21封信給我,這21封信里表揚不少,但多半是批評指示,如指示我沒念過大學,一定要去念 大學,結果因為工作繁忙,我沒做到。然后,又讓我到部隊去演出,上戰場,經受血與火的考驗。”劉蘭芳說,特別難忘1986年,正是我國對越自衛反擊戰時, 她向上級組織請示到前線去演出慰問解放軍指戰員,“當時去了35個晝夜演了45場,其中30天在廣西法卡山和云南老山前線,炮聲隆隆的時候,我們到那兒都 不敢用軍車,租老百姓的車去演出,很受教育。”

在前線,劉蘭芳看到有的戰士因為長期待在“貓耳洞”里,得了夜盲癥,“也吃不著蔬菜,只有壓縮餅干”。甚至輕傷不下火線,還堅持戰斗。根據耳聞 目睹的英雄事跡,她編寫了戰地見聞《老山精神光照華夏》,向中國文聯作了匯報。“回鞍山還作了一百多場報告,終身受用。生活是創作的源泉,如果不到老山前 線,我和我先生也寫不出后來參加匯演得獎的評書《姑娘萬歲》。”

1995年,第二屆中國曲藝節在河南平頂山舉行,劉蘭芳的演出引起時任中國文聯領導高占祥的注意。“1996年我就調任中國曲協分黨組書記了, 可以說中國文聯、中國曲協的領導善于發現人才、培養人才、提拔人才,不行的時候推你一把,有了名氣再推你一把。”劉蘭芳覺得,正是這些德藝雙馨的中國文 聯、中國曲協領導始終作為橋梁和紐帶,把像她這樣在基層打拼37年的文藝工作者不斷引上正路,才有了今日的成就。

“支持各地曲協的工作是分內的事”

調任中國曲協后,劉蘭芳肩上的責任更重了,她不僅想著自己的演出,想的更多的是如何做好中國曲協工作,如何更好地支持各地曲協的工作。

1998年,時值寧夏回族自治區成立40周年。寧夏文聯所屬各協會有的出書刊、有的辦展覽、有的搞演出等,各顯其能來慶祝,盡管沒有相關經費保 證,卻一個個都不甘落后。當時,寧夏曲協決定在寧夏的邊遠礦區石嘴山搞一場深入基層的演出。那地方很少有文藝團體光顧,大家就想,如果我們能以協會的名 義,請幾位曲藝名家到那里為一線的礦工和家屬獻藝,一定會很出彩。當時為了籌集演出經費,寧夏曲協費了好大勁,也沒跑來幾個錢。寧夏曲協名譽主席郭剛回想 起那段歷史時說,那時候,寧夏是老少邊窮地區,拉贊助非常困難。盡管沒幾個錢,活動還得搞,怎么辦呢?

說來也巧,就在寧夏曲協一籌莫展的時候,中國曲協通知去開工作會。郭剛就主動找到劉蘭芳,向她進行匯報,希望得到中國曲協的支持。郭剛把演出打 算和跑贊助的困難一說完,劉蘭芳當場表態:支持各地曲協的工作是中國曲協分內的事,我去寧夏演出,你們確定了時間提前告訴我!那次演出活動非常成功,當時 寧夏的媒體用“盛況空前”“萬街空巷”來形容,石嘴山礦區的職工和家屬在家門口看到著名藝術家的精彩表演,興高采烈。

其實,這只是劉蘭芳支持地方曲協的一個小事例,她積極深入基層、貼近群眾、為民服務的例子不勝枚舉,而在劉蘭芳看來,只是她作為中國曲協分黨組書記所做的分內之事,她是在積極履行中國文聯和中國曲協的職責。

“我常年在基層演出,走過很多地方,至今下基層演出5000多場。”對于褒獎,劉蘭芳常常是微微一笑,始終認為這都是她義不容辭的。

“曲藝說書人就是要接地氣”

從1996年開始任職中國曲協分黨組書記、駐會副主席兼秘書長以來,劉蘭芳先后擔任過中國曲協主席、中國文聯副主席、全國政協委員、中國文聯榮譽委員、中國曲協名譽主席等眾多職務,然而令許多人想不到的是,近年來她還擔任著北京市朝陽區麥子店街道文聯主席。

“有人問我,你怎么到街道文聯任個主席呢?我聽完之后覺得這沒什么,因為我們曲藝說書人更要接地氣。”劉蘭芳坦言,國家是由一個個村落街道組成 的,沒有這些基層組織就不能成為強大的祖國,“麥子店街道文聯也是人民團體,只要我能為基層服務,不管是全國的、省的、市的或區的,沒有什么合適不合適 的。無論身在何處,一個有良心的文藝工作者都應該更好地為社會服務。”

“我過去常年在基層演出,幾萬人的露天廣場、幾千人的體育場都演過,幾年以后我怎么辦?”劉蘭芳曾在紅極大江南北時問陶鈍,“陶鈍同志對我說, 第一念大學,第二經受血與火的考驗,之后你要走遍全國縣城,他說的就是下基層,每個縣待5天,你是不是能走20年?你有20年時間為基層服務,老百姓歡迎 你,這不就是你的前途嗎?”劉蘭芳至今不曾忘卻,也一直用行動踐行著。“就是接地氣,時刻想著觀眾、想著人民,所以我們很早就提出來‘送歡笑下基層’,好 些名人都積極加入我們的演出隊伍,我很感激。”劉蘭芳說。


[添加收藏] [打印文章] [關閉窗口]
分享到: 更多

相關文章

吃鸡国际服 河北排列7开奖结果今天 19500彩票安卓 足彩胜负彩360 多乐彩票开奖查询 上海快3第180712010期 亚太88彩网址 排列五精选5注 北京pk10直播视频直播 剑灵怎么倒卖金币赚钱吗 微信小程序派派为什么能赚钱 Vue平台能赚钱吗 扑克牌九游戏 彩票开奖湖北30选5 彩票专业分析器app 上海快3和值推荐号码 闲来麻将赚金游戏